您现在的位置德庆新闻首页>>社会新闻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板派出所-他还无法相信张勇就这么一句话不说:走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员工穿短裤吹冷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勇看了視頻后,就去找老闆童某,他們住在二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令人生氣的是,童某還在邊上罵張勇,協警馬上給張勇做心肺復蘇,但沒反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他還有其他選擇的機會陳武毅比張勇小近10歲,工作上他比張勇入行早幾年,張勇去年11月,從部隊轉業,分到諸暨市公安局五泄派出所當社區民警,不到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程序,張勇要帶童某回派出所調查,所以他告知童某,現在要傳喚他去派出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武毅帶着童某到了派出所,他還無法平靜,他平時都管張勇叫「勇哥」,倆人是一起打球的好夥伴,「他打球很厲害,他身體這麼好」,他有種不好的預感,但又安慰自己,「勇哥不會有事的」,直到晚上11點多,醫院傳來消息說「瞳孔放大了」,他聽到后,「真的是心裏咯噔一聲」,他一路趕去醫院,「還是不敢相信」,直到昨天,他一個晚上沒睡,他還無法相信張勇就這麼一句話不說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發當天下午他跟老闆又去要錢,兩人在電話里吵起來,晚上老闆趕回家,兩人又吵起來,老闆朝他揮起了拳頭,打工者個頭瘦小,不是老闆對手。打工者老婆在一邊想拉丈夫走,也沒成功,她拍下了老闆打人的視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在一家化纖廠做機修工,已經幹了8年了,前幾天他想跟老闆結算工資,老闆一直拖着。老闆姓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層派出所工作既繁忙,又瑣碎,壓力也大,當時張勇其實還有去其他工作相對輕鬆一些崗位的機會,他之所以最後選擇當警察,另外還有一個原因,「可能他有制服情結吧!」他昔日的同事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張勇來說,有一些事,都來不及做,比如他剛買了套房子,打算把山東老家的父母接過來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守所里的其他同事怎麼能想到幾小時后,這竟成了最後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場是一處民居,報警的是一個貴州打工者,他說自己去跟老闆要工資時被打了,「打了三次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派出所后,張勇還擔任了諸暨市公安局民警儀仗隊教官,看過張勇帶隊訓練的同事們都記得,那個像一棵松一樣挺拔的身影,踢步時甩出筆直的腿,彷彿「嗒嗒」的腳步聲還在耳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這半年來,我們一直是一個值班組的」,在基層派出所,民警輪到值班,要24小時在崗,從當天早上8點到次日早上8點,這24小時的工作內容主要就是接處警,同時還要辦手上的其他案子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勇是個山東大漢,軍人作風,性格豪爽,說話直,搭檔這半年多來,兩人說得最多還是工作的事,在派出所,張勇算是新兵,他時不時會和陳武毅討論自己手上的事情,「他做事特別認真,想把事情辦得像軍營里疊被子那樣方方正正的完美,有時,他遇到糾紛調解,他很想快點調解好,就會想各種辦法,有時還不被人理解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天中午,接到一個報警,有人在五泄風景區一座山上挖筍,腳崴了,下不了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泄派出所管轄着五泄和馬劍兩個鎮,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凌晨,張勇妻子,還有兩個老人匆匆趕來醫院……張勇再也沒醒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哐」一聲,他倒在地上童某罵罵咧咧,威脅着張勇,他媽媽在一邊又拉又推民警,朝張勇他們吐口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武毅是9:50接到張勇電話的,「他跟我說,那個人動刀子了!」協警又在電話里補充說明了當時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派出所還沒坐上一會,電話又來了,馬劍鎮山上有個驢友迷路了,「勇哥,我去吧」,陳武毅知道,馬劍那邊山連着山,最高的一座山有1000多米高,找起來可不好找。「你身體不舒服,還是我去吧!」張勇又出門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區範圍廣,山區多,還有五泄風景區,民警只有11人,警力緊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警處理一起維權糾紛從五泄派出所到現場,開車5分鐘左右就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想着把張勇背下樓,「他人又高又大」,沒法背,幾個人只好抬着下樓到了院子里,把張勇放在地上,又做了一次心肺復蘇,張勇還是沒反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怕120急救車來村裡的路不好走」,陳武毅讓協警先送張勇去衛生院,衛生院醫生一看:「你們趕緊送人民醫院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勇生前出警時的情形張勇走得太突然。讓人猝不及防,來不及好好告別。前天晚上9點多,他帶着兩名協警從諸暨五泄派出所出發,趕着去處理一起糾紛,「我去下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醫院里,大家守在搶救室外面,都沉默着,盯着搶救室門看,期待奇迹出現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怕下樓時出意外,陳武毅還好言相勸讓童某不要亂動,這時,陳武毅聽到背後傳來「哐」一聲,他回頭一看,只見張勇慢慢癱倒在地,邊上的協警根本扶不住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協警「張勇張勇」地喊,但沒有回應!「我看他的臉色非常不對,發烏髮紫!」陳武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勇是家裡的獨生兒子。是一個一年級孩子的爸爸。是籃球場上奔跑着的中鋒,接近1米9的身高讓他在場上特別引入注目。首席記者楊麗通訊員王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次,倆人又搭檔值班,傍晚接到一個警情,說路上有個女人好像精神狀態不對。張勇去的,兩個多小時后才回所里,陳武毅問他怎麼去了這麼久,「他跟我說了以後,我當時心裏真的覺得他做人太認真了啊!」原來,這個走失的女性精神不太正常,本來張勇把她帶上警車送她回去也可以,但她不願意上警車,管自己走,張勇不放心,就跟着她一路走,而那個女人也不太認識路,也說不出自己家在哪裡,好在五泄也不大,張勇一路跟人打聽,護送她回到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武毅是和張勇搭班的值班民警,他向派出所值班領導反映后,馬上帶着協警趕去增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11月,張勇轉業到諸暨地方上時,或許也是覺得這麼多年在外,想着終於可以照顧家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陳武毅身體有點不舒服,「我去吧!」張勇飯也沒吃完,就去了,山裡的路都是原始山路,他爬了一個多小時,扶着傷者下了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沒想,老闆破口大罵,還動起手來,老闆的老婆和媽媽也擁過來,不知什麼時候,童某手上還拿了把水果刀,朝張勇他們揮舞着,威脅他們,被張勇和協警奪下;這邊,童某的媽媽她們又對張勇他們夾擊,拉扯,推搡,張勇避開。哪想到,童某的媽媽又跑過來用力把張勇一推,據現場一起處警的協警回憶,張勇被冷不防推了一把,可能因為個頭大,整個人從床邊倒到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月7日凌晨1時26分,張勇因搶救無效不幸犧牲,年僅37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勇生前是四級警長。籍貫山東濟南,有着20年的軍營生涯,他1999年12月入伍,2003年3月入黨,1999年12月至2018年5月,在部隊服役期間,張勇先後榮立個人三等功5次。他曾參加新中國成立60周年國慶閱兵和反法西斯勝利暨抗戰勝利70周年首都閱兵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曾在三軍儀仗隊服役,後來調到浙江,也是希望能離家人近一點,但部隊紀律嚴格,不能隨便外出,一年只有一次探親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武毅和協警帶童某出來,張勇留在房間搜尋剛才奪下的水果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:57左右,他們到現場時,童某態度依然很惡劣,指着張勇他們在罵,陳武毅用當地話跟他說,讓他跟着他們去派出所,但他不聽,「我們將依法對你採取強制傳喚」,陳武毅和張勇提出警告,正要按住他銬手銬時,童某反抗着,左手從床頭摸出一把榔頭,向他們揮過來,試圖襲擊他們,張勇按住他左手,陳武毅他們奪下榔頭……在大家合力控制下,童某被制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日晚9點多,張勇和兩名協警到了現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陈乔恩回应脱粉